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浙江黄岩到底怎么了??

浙江黄岩到底怎么了??

——又是跳楼又是新型地沟油的

一、跳楼篇

“4月3日11点左右,黄岩一高三学生在大环家园12楼一跃而下……”昨天上午8点49分,网友“杨景画”发了这样一条微博。

一个小时后,网友“i陈捷”也发出微博:“听说昨晚黄岩有个高三的学生跳楼自杀身亡了,真的假的?”

昨天下午,记者赶到网友所述的事发地点进行求证。在小区门口,记者遇到了正在清理垃圾的小区环卫工作人员张师傅。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看到的一切:“前一天晚上9点40分左右,我在小区的车库里打扫。这时,突然传来‘砰’的一声闷响,我还以为是谁家的什么东西掉下来了,跑出去才看到,大楼的空地上躺着一个人,身子下面全是血。我当时就愣住了,附近有好些人听到声响也围了上来。这时有人冲楼上大喊谁家的孩子掉下来了。过了一会儿,楼上冲下来一个人,抱起了血泊中的孩子。后来警车和救护车就来了。”

张师傅说,坠楼的是个男孩子,对这个男孩,他还有点印象。“是个挺腼腆的孩子,不太说话,休息日也很少下楼,所以不常见到他,他可能性格不太开朗,很少见到他笑嘻嘻的。”张师傅叹着气,“这么年轻,到底为什么要做傻事呢,太可惜了。”

当记者就此事向小区内其他人询问时,他们都摇头表示不知情,然后匆匆离开。

对于男孩自杀的原因,有自称跟男孩家人熟识的网友在网上发微博说,男孩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,才会一时想不开。

(以上内容来自“中国网http://news.china.com.cn/rollnews/2012-04/05/content_13604106.htm”)
博主评论:中国的教育到底是怎么了,我们培养的是为社会做贡献的人才,还是培养为学校“争光”的“花瓶”or“书呆子”!!

二、新型地沟油蔓延篇

这些天,全国的媒体劲曝浙江金华“新型地沟油”大案,给社会公众带来的心理震荡,前所未有。4月1日,浙江台州市黄岩区警方查获了一批高度疑似“地沟油”的油脂——“猪油”,4月4日的报道没有标明这批油脂的数量,但明确交待,装油脂的桶上面,部分标有多地正规食用油公司的商标,却无地址、生产批号、合格证等信息。

收集屠宰场的劣质、腐烂的动物内脏、皮、肉,支起大锅,生起大火,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熬制出“新型地沟油”。所谓“新型”,是媒体区别于以往发现的从泔水中提取的植物性废弃油脂。无论是“新”的还是“旧”的地沟油,用作食物,对人体的危害一样巨大,里面都有高含量的致癌物质、致病细菌和重金属成分。

新一轮的地沟油风波,超乎人们的想象,其令人作呕、愤怒和对食品安全担忧的程度,已经突破了社会公众所能承受的底线,在互联网上,人们借助微博等交流平台,发出无奈的呼喊:“今天,我们还能吃什么?”所有的骂声都指向无良商贩的唯利是图、道德沦丧,以及政府部门的监管失控。这些情绪化但合情合理的声音,尽管不能彻底解开这个社会难题的症结,但至少表明,地沟油问题已经不仅是危害食品安全那么简单,处理得不好,将影响社会稳定、和谐和发展。

地沟油不是食用油,但偏偏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,将其销往食品加工企业和餐桌,“制成食品和火锅底料”,不露痕迹地贻害大众,这一切缘于商业暴利。在金华特大跨省地沟油大案中,那个叫李卫坚的商贩从个体熬油户那里收购的价格,大约是5000元/吨,而卖给下家,也就是油脂加工公司的价格是7600元/吨左右,而油脂公司再让这些地沟油摇身一变,销售价格就到了12500元/吨。仅在2011年1月到11月间,李卫坚团伙销售新型地沟油的收入就达到了1000多万元。在这起大案中,六省市警方统一行动,现场查获“新型地沟油”3200余吨。

地沟油在食品制售领域,暗流涌动,已构成了巨大的黑色地下产业链。马克思曾说:“如果有100%的利润,资本家们会铤而走险;如果有200%的利润,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;如果有300%的利润,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!”。流向餐桌的地沟油,存在着诱人的暴利空间,有人就会将良知、道德、法纪抛到九霄云外,肆无忌惮地赚取“昧心钱”,如果没有加工窝点周边的村民举报,疯狂的恶行还不知终结于何时。

与其说人们对地沟油深恶痛绝,不如说人们对地沟油用错了地方痛恨不已,就像有些可以作为药物的毒品,用错了地方,就会产生巨大危害。地沟油作为工业用油,可以用来制造肥皂等物品,这是用旧利废、变废为宝的循环经济的题中之义。但地沟油远没有被当作食用油那般暴利,暴利是一切不法商家铤而走险的渊薮。因此,根治地沟油流弊,堵不如疏,务必从源头开始,将其限制在工业领域,开展规范的加工、销售,以终结暴利。这方面,欧美日等发达国家走过的路子,足资借鉴。

从泔水中提取,或以废弃的动物内脏、皮、肉为原料提炼,社会存量甚巨的地沟油,是人类物质生活水平提高后的衍生物,总是客观地存在着。一个地方,政府对地沟油的处置,应该制定科学的规划,从收集、提炼、加工、销售等诸多环节进行规范。地沟油初加工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,所需设施也相对简单,因此,作为特种产业,政府应提高从业者的准入门槛,最好是开展工厂化集中经营,以降低管理风险,还能减少甚至杜绝对环境的污染。地沟油制售与食品行业并不沾边,仅限于工业领域,因此,这个产业,主管单位甚至不必由食品监督部门担纲,改由工业部门打理。

整治地沟油,道德谴责、行政监管、严刑峻法都必不可少,但只要有暴利可图,总有人像制毒、贩毒一样以身试法。治本之道,在于终结暴利,彻底扭转地沟油的流向。

(以上引自5R新闻门户网)

cutv相关视频报道,请参考http://www.cutv.com/news/df/2012-4-1/1333294451286.shtml

下面是黄岩电视台记者暗访的情况

这个黑窝点,记者盯了快半年了。
除了老板的警惕性高,很难直接进入制作和贩卖的窝点外,取证难也是令人头疼的问题。
直至昨天,线人的电话打来:“老板娘一个人在,进入窝点的理由我都想好了。”到达黑窝点所在地黄岩,记者和线人在车里商量了老半天,商定了暗访的所有细节。
线人林杰(化名),湖南人,熟知地沟油行业内幕。暗访前,曾在这个窝点蹲守了好几次,亲眼看到地沟油交易的进进出出。
这可能是目前台州最大的地沟油流通点
最令人担忧的是:这种地沟油竟然流入某些学校食堂
本报记者暗访黄岩地沟油黑点

普庆巷7号
小巷的青石板和狭窄,显示出年代的久远。
曲曲折折的一条深巷,一辆小工具车也开得极其艰难。显眼的外人一进入,巷边的人立即会盯着你多看几眼。
普庆巷7号。线人把车停在门口时,轻声说了一句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推开虚掩的门,从门口开始,堆积着脏兮兮的白色大塑料桶。这种桶,记者很熟悉,也一眼认出了它们:历次卫生部门查处的小饭店在用地沟油,就是装在这里面的。
陌生人进入小院,两条狗立即狂吠起来,小院房间里走出一个50多岁的女人,警惕性很高:“干什么的?”
“油提一桶。”我们很随意地答道:“今天老板不在啊?”
看我们很熟悉的样子,并且看到了门外停的工具车,老板娘打消了疑虑:“要吃的油还是用的油?”
“吃的,价钿便宜点,我们新开了一家快餐店,一天要用七八十斤。”
“上次给你们多少价钿?”
“上次是我老婆来提的,你都是这个价钿的,这次我们量要多了,先试试油,多了你一定要价钿巧点。”
几番对话下来,老板娘彻底打消了顾虑:“油不放在这里,你们跟我去仓库提。”
原来,狡猾的黑窝点把加工点和仓库分开来,这样即使被查处,也是查不到什么名堂。
趁老板娘取仓库钥匙的时候,记者在院里很“随意”地走了一圈。这里堆放的空桶有几十只,在院子里,记者发现了一个被纸箱盖得严严实实的角落,走过去偷偷掀开一角,发现居然是一个土灶。院子里的土灶,虽然没有在生产,但记者很快明白了:这很可能就是熬制地沟油的土灶。
藏在阴暗角落的柔桥巷地下仓库
坐上我们的工具车后,随着老板娘的指点,七拐八拐,十几分钟后,终于在一条和普庆巷同样狭窄的小巷里停下。
趁着林杰和老板娘拿空桶的时间,记者拉住一位路人询问了下,他表示这里是柔桥的一条小巷。
小巷里都是破旧的矮房子,小工具车一停,其他车辆就很难过得去了。当然,这里除了摩托车和三轮车,也很少车子进出。拐进一条青石板铺成的更小的巷尽头,老板娘掏出钥匙来,打开了破旧木门上的挂锁。
黑乎乎的。透过门外光线,记者看到了不到10平方米的狭窄空间里,摆满了20多个塑料桶。边上是一条楼梯,通往楼上。
没有电灯,我们拿了一个手电照明,腐烂的气味充斥着整个空间。
桶脏得要命。老板娘打开一桶油,“我的油在黄岩算好的了,许多餐馆和食堂都从我这里进货。”
油雪白雪白的,尽管老板娘一再声明这是五花肉的油,但却没有正常猪油所特有的那种黄澄澄颜色和香味,相反,打开桶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,令人作呕。
记者随后观察了这个地下仓库:所有的油桶上都没有标签,没有生产许可证,没有食品安全生产标志。
随后的价格证实了这些油的“身份”:一桶油,50公斤装,我们付了370元,也就是说,这种油只有7.4元/公斤。而据记者所了解的,目前一公斤五花肉价格至少在16元以上,两公斤的五花肉才能熬出一公斤左右的猪油。
黑幕:“查不出”的地沟油是怎么过关的?
付了钱后,老板娘话匣子也打开了。
“你们放心,用我这里的油,保证你卫生检查合格!”
这样的油怎么会通得过卫生检查呢?看到我们狐疑的眼神,老板娘得意地笑了:“我这里有一年就被卫生部门查过,封条都贴上了,但他们却检测不出什么东西。”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
线人偷偷地告诉记者,这些油在炼的时候,锅烧烫后,放入一种叫“碱炼”的东西,脏东西就会沉下去,油也会变白,而且最重要的是,“碱炼”加入后,地沟油中严重超标的强致癌物“黄曲霉素”用任何仪器也没办法检测出来。
“知道吗?‘黄曲霉素’比砒霜还毒60多倍!”林杰说。
而根据林杰这半年来的观察,每天都有进进出出的三轮车和电瓶车在这里拉油:“这个加工点做了三四年了,上半年查得这么严,他们还明目张胆地在做,因为在小巷子里,很难找得到他们。”
林杰还透露,根据我们所看到的桶和每天进出的量计算,估计这里是黄岩甚至台州规模比较大的黑窝点。
地沟油正流向小餐馆和学校食堂
这些油到底流向哪里了呢?
记者和林杰在向老板娘结算货款时,表示我们的快餐店用油量比较大,可能以后要经常购货。
“你放心,要多少我们都送货上门,不用你们辛苦来拉油。”老板娘“爽快”地表示,以后她和老板两人亲自送货上门。
“许多小饭店都是从我这里进的货。”老板娘有点炫耀地告诉记者,快餐店、糕饼店进货量最大,特别是一些打工者聚集的企业周边,快餐店用这里的油几乎是公开的秘密。
令记者震惊的是,老板娘随后告诉我们,一些学校的食堂,也是从她这里进的货:“有一家私营学校的老板娘,最抠门了,砍价狠,因为他们用的量大,因此我也不敢得罪她。”
不经意间,老板娘透露了许多购油的单位:做食饼筒的、几家做有名小吃的……她说得越多,我们越觉得震惊:这种明令禁止的劣质油,长期食用可能会引发癌症,对人体的危害极大。难道这些进货的单位和个人都熟视无睹吗?

以下是黄岩港论坛的“坛菜”们的相关观点截图:

博主评论:天朝的孩子伤不起啊,什么时候才能吃上放心油啊!

本文由“动感天地”原创,转载注明出处http://blogs.iego.net/archives/24

 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台州迅飞网络 专注弱电系统集成

官方网站QQ咨询